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页 > 文艺 > 本土原创 > 正文

年味就是家的味道

2020-01-16 10:56 伊犁日报  

一年里,最盼的是过年;一年里,最香的是年味。年味引我在苍茫的冬野寻找家的温暖,年味带我随漫漫雪花的飞舞寻找春的消息。于是,所有的感觉就是:过年真好!

腊月一到,腊八粥正暖暖地滋润着,好盼头就可以看到了。年正一步步地走来,年味也越来越浓。且不说大街小巷里的红灯笼在白雪的映衬下是怎样的绚丽,单超市里、小摊上的那些红楹联、红窗花就透着火红的喜庆。忍不住买上一副,却又对那联上的对子反复斟酌,不仅得按着自个的心思,更要考虑新一年家里的运势。要知道,这楹联往门两边一站,那可就意味着家道的兴旺,所以,人们对选楹联就特别在意。最终选择好,并带着满心憧憬离开,一年的美好生活就此开始了。

购年货是所有人最开心的时候。穿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流连在琳琅满目的商品前,人们毫不吝惜钞票,直到鼓鼓的口袋瘪下去。如果还摸到有剩的几张小毛票,那也会再走走瞧瞧,买个小挂饰或小头花之类的,总之,必须花光身上所有的钞票,在日落西山时,在寒风瑟瑟中心满意足地拎着大包小包匆匆归家。

如今更方便了,手机扫一扫,一切付款都完成了。我常常奇怪,为什么人们总喜欢在腊月里铆着劲儿地慷慨大方。而我也总是在每年这个时候乐此不疲地干着这些劳神伤财的事。以至于后来都忘了,到底买了什么年货,放在了哪个兜兜袋袋里。当这些年货被陆续拿出来准备大快朵颐时,时间也已到了五月初。

有一年,买了半只羊,把这些羊肉分类剁好后,就挂在了屋外的墙角,可后来怎么也找不到了。以为被野猫飞檐走壁叼走饱餐去了,心里很是痛惜了几日,转念一想,就当是做了件善事吧。谁知年过完天气转暖后的某日,突然在一堆剩余的年货里发现早已不能食用的那半只羊。

即使如此,依然会在腊月里购许多年货。因为,这购的不仅仅是年货,还是一年收获的企盼,是一份情结、一种家的味道。购年货是繁忙的,而扫除旧尘、收拾屋子,更是劳累的事儿。平日里,其实也常在房间的边边角角看到蛛网、灰尘之类,却总是心安理得地视而不见,并享受着与它们为伍的清闲。而对那些锅碗瓢盆,能不用的,尽量不去碰,所以从年头到岁末还是比较悠闲的。可腊月来临,心里便莫名地开始紧张起来,看看这里、瞧瞧那里,总觉得哪哪儿都是事儿,于是大扫除也被刻不容缓地提到日程上来。虽说完全可以请家政来帮忙,但我更喜欢自己来完成这些繁琐的活儿。看着这是在清扫屋子,其实又何尝不是在清理一年里度过的日子?在擦擦洗洗中、在拣拣收收中,可以重温过去的点点滴滴。那些大大小小的物件都是有故事的,总能让人浮想联翩,勾起许多回忆。更何况,当站在被收拾得焕然一新的家里,会有一种成就感、一种清新的味道、一种年味给予的家的味道!于是快乐便会融化寒冰,家的温暖增添了人们的幸福感。

平时是很少到厨房操刀撑勺的,说不会做饭,那是找借口,主要是懒。可到了年关就不同了,每年除夕前,我都会很兴奋地蒸、煮、炸、卤一番。尽管这些事很麻烦,尽管现如今什么都能买到,可我还是会有条不紊地做出一盆盆包子、油果子、卤鸡……然后摆在桌上,欣赏一番。

当看着氲氤水汽中一笼笼白白胖胖的花馍喜笑颜开的模样,心里不由得也会心花怒放起来。有时,会将它们放到正月十五过后才舍得动嘴。

过年对孩子来说,最开心的莫过于收到压岁钱。天真的孩子们欢天喜地地接过长辈给的红包,就是接过了长辈们的爱以及对孩子的奖励和期盼。所以,在年前,我总会买来红包,兑换一些崭新的钞票,然后把这些票子数量不等地认真地放入红包内,再封起来,一个个红包就等着它的主人了。

每当这个时候,我常常会想起童年时收压岁钱的情景。那时,每到除夕这天,我总是从清晨巴巴地望到夜晚,一刻也不敢出门,就盼着父母在忙碌中能快点儿想起来给压岁钱的事。当父母把一元、二元的压岁钱给我们时,总不忘说教一番,或者总不忘给我们每个孩子做个总结。这个时候往往是我比较喜欢的,因为每年几乎都是我受表扬,并多得一元钱作为奖励,而两个弟弟就比较惨了,多半是被训的,虽然最终也可以得到一元钱,可看到他俩那垂头丧气的样子,我总免不了会得意地笑起来。

通常,我姐可以得到五元压岁钱,父母说她是老大,活儿干得多,又照顾弟妹。我也认同,所以心里也就不那么嘀咕了。这都是几十年前的故事了,现在想起来,却格外亲切,格外让人怀念。仿佛一眨眼间,大家就各自有了家,有了儿女,甚至还有了孙子辈。日子富足了,物质丰富了,年味也在一年年发生着变化。

“有钱没钱,回家过年。”当百万人群回家过年成为震撼人心的画面时,当华发双鬓的老人在寒风中翘首远望时,万家灯火通明,年味弥散的正是家的味道。(叶紫)

网络述年

责任编辑:张东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欧美恋丝袜少妇图